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一章 钟鸣鼎食之家

作品:新顺1730|作者:望舒慕羲和|分类:历史穿越|更新:2020-09-15 21:20:53|下载:新顺1730TXT下载
  “咱太祖皇帝灭朱明,是报当年朱温灭唐之仇。一报还一报啊,李唐家的江山被朱温灭掉,这老朱的江山又被咱大顺夺来,姓了李……”

  京城泉柳记酒庄,几个勋贵子弟毫无顾忌地开着本朝和前朝的玩笑。距离明末甲申之变已经过去了八十年,这番有意传播的谶纬之言早就成了市井街头人人皆知的扯淡。

  市井多爱谶纬言,士人才谈得国正。大顺既是“入了关”,自有大儒论证其天命所归。李代朱、复唐仇之语,不过是说给底层人听的。

  酒桌上,刚穿越过来的刘钰,看着峨冠博带的一众伙伴,目瞪口呆。

  啥?

  大明亡了八十多年了?

  大明之后是大顺不是满清?

  山海关一片石依旧失败,李自成依旧死在了九宫山。

  但大顺居然在荆襄翻盘了?

  原本历史中被南明封为兴国公的李过,很可能被穿越者附身了。

  从陕西辗转抵达荆州后,仿佛被穿越者附身的李过,完全不信任南明这群猪队友。

  围困荆州,围城打援,未卜先知一般,完全不相信何腾蛟能给自己保护好侧翼,设伏阵斩了满清大将勒克德浑。

  经此一战而定军心,扫却九宫山后大顺军没有主心骨的颓气。

  再之后,大顺军在李过的整合下,克复荆州,襄阳攻防拉锯、山西反正、山东榆园军策应、江南奴变铲平王联络……直到李过病逝,传位于李自成的小舅子、原本世界线里的南明郢国公高一功。

  临终之际,笑曰:“昔老闯王高迎祥以军授李氏,今李氏以天下之半还高氏,商贾营借贷者,可以详参之。”

  后高一功复京师,重病子幼,江南未定,遂又传位于李过养子、小闯王李来亨——这位原本历史上的南明临国公、在茅麓山坚持抗清到1664年自刎而死、大明最后的征虏大将军,竟成了大顺的高宗皇帝。

  正所谓:茅麓山高、流寇死社稷;伶仃洋广,海贼守国门。

  如今煤山那棵老外脖子树又多了八十圈年轮,多年的战乱平息,新朝鼎定,国泰民安,四海升平。

  穿越来的刘钰有些不适应,脑袋还是乱成一团。

  如何穿越的、为何穿越的已经没有意义了,既然回不去了,只能适应如今的新身份。

  看看四周,这是酒楼的二楼雅间。

  色调故意素雅,靡靡之音却是不绝。

  这酒楼的老板是个营销鬼才,颇有些后世碰瓷“皇帝微服、见某美食赞不绝口”的套路。

  说是当年前朝权臣严嵩被贬流落,馋酒,无钱,于此饮了两碗,惊呼俺当了那么多年内阁首辅,从没喝过这么好喝的酒,见此地有泉有柳,遂提笔写下“泉柳”二字,以抵酒资。

  此处紧靠皇城,严嵩又没法掀开棺材板出来说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,此地黄酒也确实别有滋味,自然成了勋贵子弟们吃酒的地方。

  和刘钰一起吃酒作乐的,都是些十七八岁的年轻人,一个女倌人陪坐众人,正在行酒令。

  听着刘钰等人又在那扯什么楚虽三户、代汉涂高之类的事,女倌人嘻嘻笑道:“你们男人啊,聚在一起就好谈国是国非。今日谁也不许谈,咱们继续行令。”

  旁边一个勋贵子弟笑着捏了一把女倌人的脸,笑道:“哪里能不谈呢?这既是国事,也是家事。”

  “若无当年之事,我等祖辈皆在陕西土里刨食,也就梦里能寻个米脂的婆姨,如何能在这京城里与你这样的美人儿饮酒?”

  “不过既是你发了话,听你的便是。”

  此时饮酒,必要行令,也正轮到那陪坐的女倌人开口,酒令说要咏桌上一物,正有行令的骰子。

  秀嘴微张,贝齿轻动,金莲不挪,遑论七步,樱唇开合间便吟了一段。

  “一片寒微骨,翻成面面心。自从遭点污,抛掷到如今。”

  “好!”

  闻此一句,几个人鼓手叫好。

  借物喻人、以物比心,正得诗意。

  看似说的是骰子,可句句说的都是她自己。

  自从遭点污,抛掷到如今。

  既说骰子,亦指红颜悲苦,立意颇高。

  更难得是从一个妓子的口中说出,添了这么一层身份契合,确是叫人拍案叫绝。

  众人叫好,唯独刘钰叫苦——古人文化水平都这么高的吗?一个妓子也能来这么一首?一会轮到自己行令该咋说?

  旁边一人拍着手起哄道:“心肝儿,日后你若跟了我,如何肯再抛掷?”

  女倌人嘻嘻一笑,一改刚才吟诗时候的悲色,一如平时习惯,姿态柔媚地一挥手。

  “你们男人呀,可都靠不住,还是靠自己的好。前朝李香君何等才情,就是信了侯方域,最后还不是凄惨落魄?她都如此,我何能比?”

  话是这样说,可语气先是不屑,随后戏谑,接着又转为了娇嗔闺怨。

  短短一句话,语气竟是折了三折,如脖颈间的发丝,弄得列坐男子心里刺痒。

  女倌人说罢,若葱根般的手指拿起桌上的象牙骰子,手腕一抖,轻轻在桌上一抛,启口清唱。

  六个骰子滴溜溜地转了几圈,停下后正是一个“四进”。

  轻点数下,取出令签,便举着翠玉酒盅,媚眼如丝地看着对面的刘钰。

  “依令,做东者自饮一杯,众人陪饮两杯。大鹏一日同风起,扶摇直上九万里,端端的是应景,今儿是刘公子的大日子,日后自是扶摇直上了。”

  说罢,一群人都端起了酒杯,冲着还在懵圈中的刘钰敬了一杯。

  “对,今日是刘兄的大好日子,这签掷的大妙!果然应景。”

  “我的大好日子?”

  刘钰茫然地举起酒杯,想了半天,才反应过来。

  是了,今天这顿饭,是自己做东。

  某种意义上,今日的确算是自己的大日子。

  自家祖上叫刘体纯,诨名二虎,原本历史上的夔东十三家之一。

  八十多年前的乱世中,亦算是个了不得的人物。余荫之下,刘钰出身不低,正儿八经的大顺朝的勋贵子弟,不能再正了。

  臧否当年英雄,自家祖上可当得起一个“侠”字。原本是八大王张献忠的结义兄弟,后与张献忠理念不合,投了大顺太祖李自成,最难的时候也不离不弃。

  原本历史上,九宫山之变,李自成死,刘体纯接到了一封来自陕西的求援信。

  写信求救的那人,是个妙人,此人名为孙守法,和农民军是死敌,就是此人生擒了老闯王高迎祥,导致老闯王被千刀万剐。可谓刘体纯等农民军的死敌。

  但孙守法于陕西反清,第一个想到求救的,偏偏是死敌的农民军,孙守法相信,这位曾经的仇敌一定会为了天下大义帮自己;刘体纯更是担得起那个侠字,接到信后,抛弃旧怨,带兵反击陕西,支持农民军死敌孙守法,可谓侠之大者。

  再后来退守夔东,刘体纯也主动放弃盟主之位,让位于高一功,后又支持小闯王李来亨。最终事不可为,全家自杀于巫山,誓死不降,可歌可泣。

  如今历史发生了改变,那些曾经悲剧的英雄许多竟然未死。

  刘体纯也在李来亨统一天下后,被封为“开国辅运推诚宣力武臣翼国公”,死后又被追赠了一个郡王。

  如今传爵四代,这翼国公的爵位正在刘钰的父亲身上。

  刘钰虽非嫡长子,却也不是侍妾所生,母亲也是正牌的诰命夫人,时不时去后宫参加皇后举办的宴会的那种。

  即便不能袭爵,但是混个散骑舍人等混吃等死的职位也非难事,可谓是钟鸣鼎食之家。

  今日之所以刘钰做东,请一群勋贵子弟吃酒作乐,也的确是有件大事,值得庆贺。

  大顺复国后,江南士绅多有不服。开国之后,大顺走的是依靠勋贵压制文臣的平衡路线。

  文臣皆以科举入仕。勋贵之子多走他途别径。

  高宗李来亨在鼎定天下后,依着当年李过遗训锦囊,复用了王安石的“三舍法”,作为勋贵子弟的选拔方式。

  就在当年前明的太监官房处,兴建了大顺官学,取名武德宫。

  武德宫设外舍、内舍、上舍三层学堂,勋贵子弟可以直接入学、武将平民子弟需要考核进入外舍,逐渐考核乃至上舍。武德宫是和科举并行的另一条选拔人才的路线。

  大顺得天下极难,尤其是打到江南的时候,和葡萄牙雇佣兵打过、和郑氏的黑人卫队、日本铁炮手也打过,很是吃了枪炮的亏。

  加之李过自取荆襄后,极为重视火器。

  李过遗训,武德宫选拔废了舞刀,改习鸟枪、放炮。必考徐光启所译之《几何原本》、《测量法义》等,多学西学。

  这变了味的三舍法,是大顺勋贵和武官的培养基地,也是用来压制文臣的一种手段。

  免得稍微动一动士绅利益,就有罢考之事,拿捏朝廷。

  逼急了,实在不行就用武德宫的勋贵子弟顶上去,总不能让士绅倒逼皇帝无计可施。

  平日里也用来在官场里掺沙子,以免出现不受控制的文官党争。

  因着在武德宫官学里的,多有当年开国的勋贵子弟,大顺也算是有了一群和江南大儒无关的基本盘,有了动手杀人的刀。

  文官自是反对,瞧不上这些少学经史子集不用科举的勋贵子弟;勋贵子弟们也瞧不上舞文弄墨的大儒,双方隔阂颇深,武德宫勋贵又抢了官场名额,矛盾日深。

  这种情况,也是大顺皇族刻意为之。

  造成勋贵、文臣之间的隔阂,以便于皇权居中调节平衡,从而避免文臣或是勋贵彻底控制朝堂的状况。

  三舍之法,从外舍升入内舍就已极难,而若是能够从内舍升入上舍,更是不同。

  入上舍,若能评为上上取得头名,被称之为“魁首”,等同于科举状元。一旦有机会,皇帝就拿这些上舍的勋贵、武将子弟当棋子,扔进官场搞平衡。

  刘钰既是当朝翼国公的嫡三子,自然是在武德宫里上学,已入内舍,很有机会升入上舍。

  前几日武德宫考核,他的许多科目都评了个上上,半只脚已经踏进了上舍。

  加上这个钟鸣鼎食家族的出身,众人都说他前途无量,便吵吵着叫他做东请客。

 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,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,身份也就是这么个身份。

  刘钰端起酒杯,理顺了所有的记忆,看着周遭起哄的众人,仰头一饮而尽。

  心想,从今往后,我就是大顺朝翼国公的第三子刘钰了。